当前位置:首页 > VR问答 > 外国人是如何看中国VR市场的?他们的回答挺客观
外国人是如何看中国VR市场的?他们的回答挺客观

提问者:新浪VR

提问

外国人是如何看中国VR市场的?他们的回答挺客观

回答

  作为新浪VR,我们一直关注国内外的新闻源,在去年年底我们曾经总结了外媒报道中与中国VR市场相关的观点,偶尔跳出国内看看外国人的观点很有趣。

  China No.1!外媒比我们更看好中国VR的未来

  这不,恰逢GDC前夕,我拜托会说中文的加拿大朋友Nikk Mitchell问问他身边的外国人两个问题:

  1、你的国家和中国在VR产业上有什么不同?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差异?

  2、如果有机会,你希望用VR在中国做什么?

  Nikk Mitchell,同时也是杭州西顾视频科技(FXG)有限公司——一家VR影视公司的创始人,如果你在网络上搜索,会发现他已经在一些跟VR相关的文章中出现过,同时中文说得很溜。下面是他和他的朋友们对于问题的回答。

  

来自加拿大的快乐小伙Nikk Mitchell

 

  来自加拿大的快乐小伙Nikk Mitchell

  Nikk认为,加拿大的虚拟现实产业正在增长中,在内容方面优势最大,这得益于加拿大在制作高质量电影和视频游戏方面有着悠久的历史,现在在虚拟现实领域,他们正在延续这一传统。费利克斯和保罗(Felix and Paul studios,国际顶尖VR内容工作室,曾获第69届艾美奖)是VR电影的传奇人物之一,来自加拿大蒙特利尔。这家公司的领导者都是电影行业的老兵,他们在开始创建虚拟现实内容时就吸取了过去经验以及行业人脉。

  加拿大人也有创造力和自我表达的传统,因此当加拿大人谈到艺术追求,如内容创造时是很有优势的。

  最初,加拿大的电影业是从好莱坞外包开始。好莱坞公司会来加拿大(而且很多公司今天仍会来加拿大)拍电影,因为这里更便宜。所有这些好莱坞顶级电影制片厂的副作用是令当地电影产业快速增长。

  中国在硬件方面也有类似的经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利用中国将其硬件技术生产外包出去。这使得通过建立工厂和培训许多当地人,硬件行业得以显著增长。

  谈到Nikk在中国想做的事,他计划在中国做很多虚拟现实体验内容。能够分享的是希望制作两部高预算,带有功夫元素的虚拟现实互动电影。第一个是二十世纪初香港的黑手党电影,观众通过第一人称视角控制黑社会的领导者。Nikk想让陈可辛担任导演,李连杰担任主演。这将是一个严峻的故事,观众必须做出艰难的选择(包含悲剧的结局)。第二部是一部设定在未来的网络朋克喜剧。观众将自己带入到第一个人工智能。通过选择,AI将努力适应人类的世界。对于这部电影,我想让周星驰(Steven Chow)担任导演,并由常出现在他电影中的演员阵容来主演。

  第二位外国朋友是来自意大利的Antony Vitillo,他目前是NTW(New Technology Walkers)软件开发公司的VR/AR顾问,自己还有一个AR/VR 博客叫做 The Ghost Howls。

  Antony表示,意大利和中国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国家。意大利人喜欢生活得很轻松,对新技术适应表慢,有点传统。我们欣赏美丽和高质量的产品。而中国公司文化讲究快速迭代和快速运转的文化,是一种相互竞争的文化,有时甚至是激烈竞争的文化。中国的每一项新技术都会立即被采用,因为企业必须保持领先地位,这些未成熟的方案会对产品的质量造成一点影响,至少在技术开发的初期,但是新技术一旦得到肯定便会很快采用,并且发展得很快。

  

意大利VR/AR从业者Antony Vitillo

 

  意大利VR/AR从业者Antony Vitillo

  以上这种公司文化差异体现在虚拟现实行业所有的地方:意大利的虚拟现实生态系统仍然很小,也会有点不成熟。是的,有很多优点,有聪明的人推动技术进步,但是由于采用最新技术的缓慢,我们远远落后于中国和美国。现在,有一些公司对虚拟现实有些兴趣,但实际上很难达成交易。

  我来告诉你一个小故事:几周前,一个中国商人打电话给我,因为他想向意大利学校推荐他的高端虚拟现实教育系统。我发现很难向他解释,在中国,政府让教室使用虚拟现实,而我们的教育系统仍然使用粉笔和黑板……他不相信我说的:)

  Antony说,如果我能在中国做虚拟现实,那么:我不知道我会怎么做。几个月前,我的助手告诉我,在青岛开一家小餐馆(神奇的城市,顺便说一句)可能是个明智的主意……所以也许我应该在那里开一家虚拟现实技术餐厅;)

  开个玩笑。

  我想和一些中国组织合作…我试着将意大利人的幻想和美感与中国人的效率和传统文化相结合,创造出一些原创的体验。我想创造一些有用的东西,可以改善人们的生活。

  我是一个开发者,在中国有很多有趣的AR/VR硬件制造商(HTC、Pico、Nreal、Realmax等),因此我尝试为VR头显开发一些功能将其应用性推向极限,就像我为Vive Focus创建混合现实模式时所做的那样,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尝试。我仍然不知道我会发展什么…但我想我会找到一些东西的。

  同时,餐馆的想法仍然存在:)

  第三位朋友同样是来自意大利的从业者Gianluigi Perrone,他现在是Polyherdron VR工作室的创始人,近年一直活跃在VR行业,拍摄制作了不少VR内容。

  

意大利VR导演Gianluigi Perrone

 

  意大利VR导演Gianluigi Perrone

  Gianluigi Perrone刚刚在米兰的Luchino Visconti电影学校开了VR电影叙事的课程,接下来是相关内容书的出版。Gianluigi认为在意大利,甚至在欧洲,除了像巴黎这样的大都市例外,人们对沉浸式媒体的关注微乎其微,不像中国那么大。这种情况的发生有三个原因:缺乏大量人口带来的经济效益;保守的学术环境思想;单纯的资本利益驱动(即政府干预少)。

  Gianluigi Perrone认为,如果在中国有机会,希望与他的国际合作伙伴一起,在中国创建第一个沉浸式社交媒体,目前在寻找国内的合作伙伴中。

  最后一位朋友是来自美国的KEVIN GEIGER,目前是魔力饺子(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合伙人,也是北京电影学院特聘教授。

  对于中美之间VR市场的差异,凯文的看法很直接,认为中国虚拟现实市场在活跃度方面领先于美国市场,但在质量或工艺上不一定如此。中国与其说是一个革新者,不是说是一个快速的追随者:当西方取得技术进步时,你可以肯定,中国很快就会推出更快、更便宜、更相似的产品(如果不一定更好的话)。这也是美国不愿接受中国提出的通过向中国出口更多高科技来纠正贸易失衡的一个原因。

  

来自美国的KEVIN GEIGER(图左)

 

  来自美国的KEVIN GEIGER(图左)

  在数量上,甚至可能在百分比上,凯文相信更多的中国消费者在休闲环境中尝试虚拟现实,如游戏厅和购物中心,而不是美国消费者。但他相信中国消费者采用虚拟现实技术(从独立头显到高端HMD)的比例可能低于美国。当然,他认为自己的观点也可能是错的,世界各地的虚拟现实硬件公司对于他们实际做了多少业务并不透明。

  中国以其“五年计划”著称,该计划阐述了国家的广阔愿景。中国政府是中国科技创新的主要推动者,其中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是最新的课题。但在西方,政府参与通常被认为是一种诅咒,而不是一种祝福,因为政府官员对科研工作的了解比技术人员更加无知。在中国,没有政府的批准(或没有政府的不批准),什么都不会发生。

  此外,与世界其他市场一样,中国虚拟现实市场也面临着大众市场接受度的挑战。与世界上某些市场一样,中国虚拟现实市场也面临着审查制度的挑战。

  对于四位外国行业人士的分享,我几乎没有删减。虽然里面有些敏感的内容,但是我觉得应该让国内同行看到外国人真实的观点,未来希望有机会能够通过跟更多外国开发者的交流获得更客观的信息。

  希望中国虚拟现实产业能够越来越好,真心的:)

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

或微信搜索公众号VR一点通,每日获取精彩的VR资讯

关注VR一点通  完整你的虚拟现实梦!

分享到

合作伙伴


扫码二维码关注我们
虚拟现实媒体|站点地图|关于我们|招聘信息|VR新闻滚动|联系我们|商务合作
Copyright © 2014-2015 VRRB.CN All Rights Reserved
VR日报 深圳市亿欧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ICP备09113221号-4 QQ:8041 44 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