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vr资讯 > 从“军”到“民”,这次我们访问了一家14岁高龄的VR团队
从“军”到“民”,这次我们访问了一家14岁高龄的VR团队
作者:发布时间:2017-09-29 16:46:40来源:87870

z3.jpg

“公输削竹木为鹊,成而飞之,三日不下。”

这是早在战国时期,《墨子.鲁问》篇的记载。这是有关中国古代试验飞行器模型的最早记载,而这种拟真、拟声、互动的行为,正是VR仿真技术的思想源头。

虚拟现实起源于军工的航天系统,87君此次采访到了一家军事仿真起家的VR团队。 2003年组建,参与了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又制作了牵动无数归乡人内心的“百度迁徙图”,VR团队中昊雅图并不为大家所知。

大隐隐于市,中昊雅图是一家怎样的公司,从军到民又是一条怎样的道路,带着疑问,87君来到位于北京海淀区西四环的德润科技大厦,见到了中昊雅图的负责人孙珲。

中航“庇护”,接手了第一个军工虚拟仿真项目

在中昊雅图办公室,有一排专门展示其可视化产品的展区,一个白色模型吸引了87君的注意。孙珲告诉我们,这是一个3D打印技术制作的骨盆模型,不同于其他模型,骨盆是人体骨骼当中最为复杂的地方,周围密布着大量的神经和血管,因此需要极准确的匹配假体。而中昊雅图做的,就是在3D打印之前,将患者的骨盆数字可视化。如果说人体骨盆再造是一项工程,那么中昊雅图便是实现这项伟大工程的“蓝图。”

作为国内首批进行虚拟现实开发,数据可视化创作和制作服务的公司,中昊雅图是由最早服务于军工虚拟仿真的专家团队创建的。

“虚拟现实源于军工的航天系统,部队是最早开始使用VR的。”孙珲告诉我们,早在2003年,从同济大学虚拟研究院毕业的他和几个哥们儿,从中航接手了一些部队项目,趁着这个契机,他们成立了数字仿真实验室,开始从事军事VR项目的制作。团队当时制作了很多军事仿真项目,例如为航天航空学院的飞行教育课程做了一个由正前、左、右三个方向的屏幕拼接在一起的三折屏,模拟三维军事环境。

孙珲介绍道,由于身在中航系统内部,团队利用优势,组建了一支技术资深的专家团队。后来逐渐与中科院、清华、武汉大学成立虚拟现实中心,承接了国家级、省级多项VR课题研究,所涉及的领域也大多在军工口,包括航空航天、船舶、汽车机械厂商和高铁地铁等。

经过十余年的技术沉淀,团队现在已从中航脱离了出来,成为一家独立的公司,在北京和苏州两地设有公司分部,北京分部共有50多名成员。不过此时他们已不再单纯做军用VR项目了,而是拓展了医疗,教育和建筑材料领域。谈到从军用到民用VR的转型之路,孙珲坦言,这一过程并不顺利。

狠下心,跑开了第一个民用市场

“刚从军用转到民用时,挺不习惯的。”孙珲告诉我们,军队的处事作风和商业环境不同,军队是个只看结果的地方,做事流程也简单明了,一就一,不会有很多弯弯绕绕。而商业市场中,利益牵绕,合同拖拉扯皮,不够干脆。一个项目中,最让团队感到疲惫的往往不是项目制作本身,而是合同的流程。

此外,12年的部队生活,团队培养出了军事化思维,每次工作总是比合同高一个标准完成。不过,这些在部队打磨出的“军队作风”,却让他们刚进入资本市场时,碰壁不少。

“2015年下半年,一个偶然的契机,经一位退役的老大哥介绍,我们接触了第一个民用项目。项目很小,只有十几万元的样子。”孙珲告诉我们,当时他们接触的军工项目动辄就是千百万元级别。做还是不做?他们算了一笔账,除去人力和时间投入,维持成本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但团队如果以一贯的高标准去做,就很有可能赔钱,那还要花心思做吗?

“大不了就是第一个月不赚钱,我们做!”面对这个全新的领域,他们不愿早早地就打退堂鼓。团队狠下心,决心投入这第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民用项目中。

“态度摆正后,不愁打不开市场。”孙珲告诉我们,跨出第一步似乎很难,但很快,更多的民用项目向中昊雅图伸出了橄榄枝。

团队先后两度与百度合作。第一次是在2016年乌镇互联网大会期间,百度无人驾驶车亮相公众之前,团队便首先在电脑前“孕育”出了车身的样子。第二次便是大家广为熟知的,反映中国春运迁徙状况的“百度迁徙图”,那一条条搭载无数异乡人梦想与归乡的深蓝之线,便是中昊雅图利用大数据可视化呈现的。此外,中昊雅图也相继为奥迪Q5、雷诺旗下的科雷傲科雷嘉,世博会航空馆、京沪高铁、北京磁悬浮S1线等做了可视化项目。

初探,触到VR医疗的阿喀琉斯之踵

“医疗运用VR是能解决实际医疗难题的,但是发展太慢了。”

在众多VR项目中,VR医疗项目或许能称得上一项造福人类的技术。VR医疗不仅可以帮助医生以更低的成本学习医疗知识、使用医疗器械,也能为患者止痛、帮助患者恢复。不过,在孙珲看来,目前VR医疗存在不少痛点。

VR医疗主要应用在两大方向,一是医疗培训,一是临床手术。欧美国家VR医疗发展领先于国内,在医疗教育、临床应用、心理康复等方向均有较大发展,而国内多侧重于VR医疗教育,在临床应用上极为表面,甚至不能称作真正意义上的“临床医疗”。

“即使是VR医疗教育,国内也大多停留在利用VR进行医疗器械认知阶段。”孙珲表示,团队正在制作一项认知乳腺机的VR医疗教育项目。医疗器械乳腺机造价十分昂贵,高达数十万元,国内拥有乳腺机的医院只有两家,而医学院学生在认知器械的过程中,往往产生误操作,造成器械损坏。因此借助vr技术,模拟出医疗器械,可以节省不少医疗成本。

“在VR临床医疗方面,我们也在从基础的VR美容医学项目做起。” 孙珲表示,之所以选择从美容行业切入,是因为国内美容市场非常火爆,却是乱象丛生,从大型医院,到乡村坊间,遍布各种美容机构。一方面,国内缺乏统一的卫生监管标准,另一方面,国内美容医师资源缺乏,分布不均。大部分专业美容医师集中在北上广等大城市,很多患者无法享受专业的医疗服务。中昊雅图目前在做的VR美容项目,解决的便是这一难题。

他告诉我们,这个项目依据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书籍,汇聚了国内最先进的医疗美容专家,实现了“美容专家共享”。中昊雅图将患者的面部信息进行扫描,在VR环境中可视化呈现给美容专家,专家便可在VR中“手把手”告诉远在千里之外的执刀医师该如何做。

在谈到下一步打算时,孙珲告诉我们,“顺其自然是最好的状态,中昊雅图不会刻意去追逐所谓的热门领域,而是利用资源牵引发展,发挥更大的可能性。”

关键词: VR团队 中昊雅图

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

或微信搜索公众号VR日报,每日获取精彩的VR资讯

关注VR日报  完整你的虚拟现实梦!

分享到

VR网站 更多+

热门活动

热门专题

合作伙伴


扫码二维码关注我们
虚拟现实媒体|站点地图|关于我们|招聘信息|VR新闻滚动|联系我们|商务合作
Copyright © 2014-2015 VRRB.CN All Rights Reserved
VR日报 深圳市亿欧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ICP备09113221号-4 QQ:2296599696
'); })();